楼主: 情狮

[转帖]谢谢你的爱!让我还是一个完整的女孩--又是天涯!

[复制链接]

该用户从未进球

国家队主力

大罗瘦了

Rank: 20Rank: 20

积分
2333
身价
0 万
 楼主| 情狮 发表于 2005-9-22 16:16:47 | 显示全部楼层
  
    四月底的一天,ACCD通过了,我很高兴跑到史裕琪跟前说:“你知道吗?我通过了,五一可以出去玩了?你有什么好建议吗?”我一脸的兴奋想着构画着未来几天的美好图画。“我已经办好休学手续了。”这句话好像从很遥远的地方传过来,我的笑容瞬间凝固了。转而鼻子都酸了,我拼命的望着天花板不让泪水流下来,我最终忍住了濒临决堤的泪水,我依旧望着上面说:“我不是说过,走的时候不要告诉我吗?”
    “不管是走还是留,我都是为了你。”他说得很诚肯,“我想到外面干一番自己的事业,我留在这对我的前途一点帮助都没有。就算人走了,我的心依然留在你身边,这你应该明白的。”
    “你的计划是什么呢?”
    “给我三年时间,让我做出点成就,如果三年之内我有成就了,我一定回来找你。”
    “如果没有成就呢?”
    “那我自然没脸回来见你。”
    “你所指的成就的衡量标准是什么?”
    他想了一下说:“没有一百万我不会回来娶你。”我不屑一顾地冷笑了一声:“这么说我应该高兴喽,我三年的等待有可能换回一百万。”
    “你不愿意等?”
    “不是我不愿意等,如果你说个"一定‘不加个"如果",三年五年甚至是十年我都会等,我只是不能忍受一个没有尽头的等待。”
    “可是如果不能给你幸福,我情愿远远地看着你,这是一个男人起码应该做到的。”史裕琪的每一字都充斥着无可奈和。
    “什么是幸福?站在远处的你能看到幸福的我吗?”
    “可是,我不能让自己心爱的女孩子跟着自己受苦呀,我要能给你优越的生活才有资格站在你身边,象你这么好这么优秀的女孩是不应该受一点点委屈。”
    “你明明知道我不是那种在乎物质上的东西的人,优越的生活我们可以一起去创造呀,我不是一个那么没有能力的人,一切要男人来给予。你怀疑我的能力吗?”
    “菲,你误会了,我不是怀疑你的人品和能力,你在不在乎是一个方面,我要给你是另一个方面,你有能力是你的问题,而怎么给你是我的问题。“
    “我真的不在乎。”我咬着牙一字一句的说出这几个字。
    “你还小,你不知道有些东西的重要性,你不知道自己为这份感情所能付出的极限。”
    “不,你错了,我是把自己的纯洁看得比生命还重要,可是我.......”
    “傻瓜,那天晚上并没有发生什么,你还是很纯洁的。”
    “我不信,那天晚上明明......反正我认为自己已经不纯洁了。”
    “不许你这么说,你对任何人都不准这么说,万一......万一我不能回来找你,你将来对.......对他也不能这么说。”史裕琪坚难地说着。
    “哼,原来你什么都打算好了,我到底算什么。”
    “相信我,我会努力,努力让自己配得上你,努力让自己有资格回来找你。”
    “你就不怕失去我?”
    “我一直在这呆下去,最终也会失去你,因为你的父母不会把这么优秀的一个女儿交给一个一无所有的穷小子。”
    “我父母没那么俗。”
    “这不是俗,他们是希望你幸福。”
    “你根本不明白什么叫幸福。” 
    “在这三年当中,如果有更好的男孩,你不必犹豫,不必考虑我,自己的幸福是最重要的。”
    我瞪大的眼睛望着他,简直不敢相信这种话是他说的,我说:“我现在真的想给你一个耳光,可是我的耳光不会赏给一个懦夫。”我想我会这么生气是对他的期望太高了,我以为在任何时候他都不会放弃我的。他茫然地望着窗外无言以对。过了一会说:“我知道我现在说什么都没有用,我只想说我愿意用我的全部生命换你一个真心的微笑。”
    “这样吧,两年后不管成败,你都要回来见我一面,我一定站在这里等你。”我在让步。
    “不行,如果失败,我不会回来.......”
     .......
    我不想再作任何挽留和劝说。我伸出手:“好,你走那天,我不送了,一路顺风。”过了大约一分钟他才艰难地把手握在我手上,满脸无奈地看着我。(未完)
  

该用户从未进球

国家队主力

大罗瘦了

Rank: 20Rank: 20

积分
2333
身价
0 万
 楼主| 情狮 发表于 2005-9-22 16:17:10 | 显示全部楼层
  以后我们再也没有说过一句话,我仍然匆忙地穿梭于两点一线的生活,对于史裕琪的事,我从来不听也不问。一个周五,他好象有话对我说,可我并没有给他任何机会,我想他可能是周末想约我出去,为了彻底表现我的气愤,我决定那个周末回家。一下课我就背着书包往火车站跑,尽管火车没那么早到,我情愿一个人在站台上等车,也不愿意和他多说一句话。大约六点的时候我看见我们班十几个人从后门进来,有柯宇,有吴彬,有叶还有史裕琪。史褡琪背着一个包,看清那一幕的那一刻,我真正感觉到,他马上就要离开我了。我们之间大约隔了三十米。他真的就要走了,一想到这,我就有种呼吸不过来的感觉,有委屈,有难受,有无奈…….更多的是牵挂。我有一种冲动想跑过来,再一次看清他的样子,但我没有,我只是往后移了几步让一个柱子挡住我的身体,我不想让他看到我,不想让任何人看到脆弱的我,我知道这一刻我再也装不出坚强了,我面对的是真正的分离了。我无力的依靠着那面窄窄的墙,缓缓的蹲了下去。我努力调整自己的呼吸,让自己平静下来,可是我怎么也做不到。我在想,是他先上车还是我呢,此时的我更愿意看着他离去的背影,而不是抛下他先走。
    我又回头看了他们一眼,他们停下来了,史裕琪好象是要他们先走,他们大部分都走了,只有叶还没走,史裕琪还有和叶说着什么,最后叶也依依不舍地走了。叶走后,史裕琪开始在站台上找,我知道他是在找我,我还是躲在那个柱子后。他开始加快脚步找,他在四处张望着,可是没有结果,最后他像发疯一般的跑,穿梭于几个站台,他知道我喜欢站在站台上等车,既然我要回家,他以为他一定能在站台上找到我,每次在他快看到我的时候,我就移动身体,躲到柱子的另一面。他找了十分钟,也跑了十分钟,依然没看到我,他的脚步放慢了,我知道,他开始觉得没有希望了,但还是不甘心左顾右盼。在那十几分钟,我像过了一个世纪那么漫长,我努力的压抑着自己向他跑去的欲望,我知道如果不忍住,我会跑过去在他的怀里哭出声的,咬着下唇等着时间快过去。广播里传来我要坐的火车到站的信息,终于可以逃离这里,我松了口气,我看了史裕琪一眼,他和我站在同一个站台上,长长的叹了口气。他也停下了脚步,往着火车要来的方向。难道他和我坐的是同一趟火车,我开始怀疑这个,这是一趟南下广洲的火车,而他也曾说过,广洲有他很多好朋友和他哥哥。我再看他,他似乎在和我等同一趟火车,天哪!我还要忍受这样的一个小时,我甚至有一种想往回走的念头。我不能回去,我藏不住的失落和伤心逃不过任何一个人的眼睛。火车到了,我和史裕琪都一前一后的踏上了火车,我们中间隔了五个车厢。(未完)
  

该用户从未进球

国家队主力

大罗瘦了

Rank: 20Rank: 20

积分
2333
身价
0 万
 楼主| 情狮 发表于 2005-9-22 16:17:42 | 显示全部楼层
  我坐下来,打开窗户,想看看外面的风景,让自己平静下来,不要想着五个车厢之外有一个他。可是此时此刻怎么可能平静下来呢,那边的那个人是我唯一的爱人,是我心里的全部,我按住自己的胸口,呼吸变得好艰难,我不停的看时间,一分钟看好几次,等了又等,才过去5分钟,我走到车厢的一头,不停的用冷水洗脸,看着镜中的自己,告诉自己一定要冷静。我脚还是不由自主的往前移,只是移得非常慢,甚至往前走了一步,又退了回来。
    就这样,离我到站的时间只有十分钟了,我离史裕琪还有三个车厢,我站在那,我是应该跑过去,还是在这站着等火车到站呢。这个问题压得我透不过气来,我在想,他已经要走了,为什么还要在走之前再见呢,这不是屠增伤感吗?于是我狠下心,站在那一动不动,火车终于进台了,我快步下了火车向出站口走去,走了几步我又停了下来,似乎有谁在看着我,我回过头,看到史裕琪正在窗口看着我,他想叫我,可是那个空调车的窗户打不开,我不可能听到他的声音,我不顾一切的跑到火车边,隔着玻璃看着它,我们之间相隔不过十公分,我们都在努力地看着对方,好象想在短短的几秒钟内永远记住对方的容颜,但却不能握着对方的手。他把手掌帖在玻璃上,我也慢慢地把手放在他的手掌的位置,我好希望时间能停下来,我就这样一直站下去。可是广播又响了,马上要开了,可是我真不想走开,我就要站在那,火车发出最后一声警告后,史裕琪把手放下,示意要我走,我退了几步,就这样他终于消失在我的视线中........
   那一天,2000年5月12日......
    回到家,走到自己的房间我精疲力尽地坐在墙角里,头埋在膝盖上,我终于还是哭出来了,哭得很伤心,像失恋一样的伤心,以前和他相处的一点一滴历历在目,象针一样剌着我身上的每一寸肌肤,哭得累了,我就倒在墙角睡着了。第二天晚上躺在床上,眼前不停的浮现那一晚我们一起躺在这张床上的情景。
    那一晚,有生以来第一个失眠的夜。刚天亮我就准备回学校了,我受不了这种回忆的剌痛。
    回到学校,这里的一切比在家要难受百倍。每个地方都是他的影子,看到后面空空的座位,我会茫然;看到行单影至的柯宇,我会茫然;看到晚自习后教室里只剩我一人,我也会茫然;看到别人下象棋我会不知所措;.......
   柯宇交给我一封信。他的信上说他永远只爱我一个人,只会娶我一个;可是这种话我根本看不进去,他说我是他的天使,他会永远做我的守护天使,可是他哪里知道,他的天使已经掉进地狱了,正受着各种折磨;他说不要对任何人说我们曾经爱过,他要我做以前那个骄傲单纯的宾菲;他难道不知道以前的那个骄傲单纯的宾菲已经不复存在了吗?他说日后每一个努力的白天过后的晚上,我美丽的双眼是他心灵的窗户;可他知不知道我心像一支迷途的小鸟,找不到方向呢?
    在信的最后他还强调了一点,没有成就他不回来见我,也就是说两年之后他可能不会回来找我,这是我最不愿意看到的。我觉得自己像旋在空中的法码,能不能落下自己不能做主。
    那天史裕琪给我打了电话,他问:“你还好吗?”
    我没有回答,说:“你信上最后那句话是你一定要坚持的吗?”
    “对”他十分坚定地说。
    “好,我既然改变不了你的决定,我总有权利决定自己的事,从今天开始你不要再给我打电话,也不要写信,我不想听到任何与你有关的东西,你的成就与我无关,我的好坏也不用你管。”我的言语不带一丝感情色彩。
    “你一定要这样吗?是不是这样你会你会好过一点,我从你的世界里消失你会好过一点吗?”不太清晰话从电话那一端传过来。  “是的,就当是放我一条生路吧。”我生硬地吐出几个字。
    “只要你觉得怎么样好,我尊重你的意思。”
    放下沉重的话筒,我回忆刚才说的话,明明我是那么想他,可说出来的话怎么这么伤人呢?这样的对话好象是发生在即将要分手的人之间,可是我永远没办法把分手两个字对史裕琪说出来,他大概也和我一样,那我们这样又算什么?眼泪又一次滑过脸颊,但,从那以后我就再也没有流过一滴泪。
    接下来的日子,我像一个没有归宿的灵魂一般地过着;不可一世的我从来没想过自己会为了一个男孩这样,怎么也恢复不过来,那段时间我只知道象个傻瓜一样的看书,除了看书还是看书。记得那段时间的周末我没有回家,哪也没去,只是捧着CD坐到宿舍六楼的天台听音乐,每次我都只听两首歌,一首是mariah carry的my all,另一首是power station的无情地情书。在那之前我是从来不听摇滚的。“I am thinking of you /In my sleepless solitude tonight/If it‘s wrong to love you/Then my heart just won‘t let me be right/‘Cause I‘ve drowned in you/And I won‘t pull through/Without you by my side”每当音乐缓缓响着唱出前面这一段的时候,我的心就像挣脱了我的身体,已经飞到了半空,所以的悲伤都不属于我了。“I‘d give my all to have/Just one more night with you/I‘d risk my life to feel/Your body next to mine/‘Cause I can‘t go on/
  Living in the memory of our song/I‘d give my all for your love tonight.......”那么伤感的夜晚听那么伤感的歌,我心里的伤痛升到了最高点,我就是想让它这么痛,一直痛一直痛,最后痛到麻木,痛到不再想他,我开始天天晚上这么折磨自己。白天扒在几本厚重的计算机书上,晚上听着能让我有撕心裂肺般痛楚的音乐。从他走后我就再也没有笑过,同学和朋友都很奇怪,仿佛以前那个活泼,开朗的我已经消失了。我一次次下定决心走出的痛苦,可又一次次沉浸在那让我不可自拔的悲伤音乐中。
    人在伤心的时候,在觉得失去爱人的时候,听到每一首悲伤的情歌,都会觉得里面或多或少的是自己的写照,仿佛它是为自己的伤心而写,会觉得自己是被爱遗弃的人。满世界都是被爱遗弃人,可是却没有满世界有遗弃别人的人,我想不是谁遗弃了谁,只是爱得太重,自己为了爱情而遗弃了自己,总以为自己痛苦一点,对方就会快乐一点。可是却忘了对方的快乐也是建筑在自己的快乐上呀,自己痛苦了,对方怎么可能快乐呢?这是那段时间我真实的体会,也是在那个时候我害怕了听到任何与爱情有关的歌。
    这样的日子整整持续了一个月,那天老师告诉我一个好消息,我的MCSE又过了两门,至此我已经通过五门,当时除了这个没有什么能让我有高兴的感觉,系里的领导也重视,并打算开个专门的MCSE课程由我讲课。我意识到,我真的再也不能这样下去了,我要收起所有的伤心,以一种正常的心态面对学习和生活。我作了一个令所有人吃惊的决定,我打算用全英语的方式讲课。我把这个想法第一个对我们班主任说了。班主任说:“宾菲,从看到你的第一眼我就知道你不是一个普通的女孩,你自信,聪明,而且漂亮;最重要的是你有一种女孩子少有的霸气,老师会支持你的。对了,这么优秀的女孩子应该很多男生追的,有男朋友了吗?”我想了想远方的史裕琪无奈地摇了摇头,我不知道他算不算是我的男朋友,我们从开始到他走从来没有提出过这个概念。班主任提醒我:“你的决定必会在学校引起很大的反映,会引起很多人的注意,你要有心理准备。”“只是我选择一种上课的方式,应该不会有什么吧,我从来就无心引起任何人的注意。”我不以为然地说。
    我开始了自己新一轮的计划,把课上好,并且准备剩下的两门考试。老师告诉我第一次上讲台可能会出很多次,但谁都有第一次要我大胆一点。可能是多次的舞台经验帮了我吧,第一次走上去对着100多个人我并是很紧张。第二次,第三次就更没事,只是每一次上课的人都在增加,还有很多外系的。班上的同学说他们并不是真的来听课,只是醉翁之意不在酒罢了。在讲台上我一次次体会到自己存在的价值,也让我一步步从悲伤中走出来。对史裕琪的爱并没有减退一点点,只是懂得了把最深的爱埋到最心底。我以为我完全正常了。可是慢慢地我发现我又有另外一个奇怪的地方,我周围的同学和朋友也都看出来了,我开始不太爱和男生交往了,尤其是对我好的男生,我只和班上为少数几个男生话比较多,说的一般也是专业方面的东西。那段日子吴彬给我写了一封信。很长很长,有好几页,我没有打开就知道里面写的是什么,不到一分钟我草草看完了。我一直把吴彬当好朋友,对他还是比较客气的我自认为,我在一张纸上写了五个字:我们不可能。给了他,他并不死心,还一个劲的对我好,他越是对我好我就越讨厌他,最后干脆不理了。那个时候凡是有那种想法的人都受到了和吴彬相同的待遇,甚至更差。并不是看到他们能让我想起史裕琪,那个时候我已经学会隐藏感情了,只是我也不知道为什么这么讨厌男生了。后来别人告诉我,我几乎没有对男生笑过了,再后来又有人告诉我,学校里的男生在议论我可能是同性恋........
   这个学期终于要结束了,回想一个学期间发生的那么多事我仍然心乱如麻。从那个电话之后,我和史裕琪确实再也没有任何联系了,我想或许他就这样走出我生活了。我很想换了环境到一个没有人认识我的地方,到一个没有史裕琪影子的地方。我想一个人去深圳旅游,后来父母也同意了,因为我有个叔叔在深圳开了个公司。这一次深圳之行的经历彻底改变我的命运,也遇到了对我影响最大的一个男人.......(未完)
  

该用户从未进球

国家队主力

大罗瘦了

Rank: 20Rank: 20

积分
2333
身价
0 万
 楼主| 情狮 发表于 2005-9-22 16:18:18 | 显示全部楼层
  作者:把爱留给自己 回复日期:2003-05-14 09:38:04
    不感兴趣,到这里就比较好了,如果是我,情愿没有发生下面的事
  
  谁也不要再走进我,是我当时最大的心愿,可是一个我,一个他和另一个他的事情.....
  
  
  

该用户从未进球

国家队主力

大罗瘦了

Rank: 20Rank: 20

积分
2333
身价
0 万
 楼主| 情狮 发表于 2005-9-22 16:18:38 | 显示全部楼层
  爸妈陪我选好手机后,我就一个人踏上了南下的飞机。到深圳之后,我住在关外海边叔叔家的别墅,我也是一个爱海的女孩,曾几何时有人说过要带我去看海.......那几天我在想,史裕琪就在广的洲,在离我不远的地方,可是怎么又觉得那么远呢?他或许也知道我在深圳吧?.......我不想想这些了,再也不要想了......这里优美的风景和宜人的气候让我的心情好多了。当我第一次背着包走在阳光下时,我确信自己已经完全能忘记该忘记的事,这里的地址只有我最好的朋友琼知道,我来这的第一天就给她写了信。叔叔对我还不错,虽然在此之前我们见面的次数并不多。叔叔开的是一个销售电脑和机床配件的公司,在关内的长城大厦。有一天他不在,一个德国公司的老总给他打电话,想和他谈一笔电脑配件的生意,我用很流利的英语回答了他的一些问题,那应该得益于在学校用英语讲课的结果吧。叔叔回来和那个老总通过电话后,对我刮目相看,他似乎不相信一个不到17岁的女孩有这种本事,第二天叔叔说要我过几天到长城大厦住,帮他处理一些公司的事情。
    一天下午我收拾好东西就坐叔叔的车到长城大厦,才刚到,叔叔家的保姆就打电话来说刚才有一个男孩来找我,她形容了一下男孩的外表,那个人就是史裕琪,我花了好久才平复的心又开始不平静了。她还告诉我,她已经告诉史裕琪我去长城大厦了。过了一会手机响了,我看了看那个陌生的手机号码,并不想接,它一直在响,我最终还是接了。
    接起来我没有说话。那边传来了久违的声音:“宾菲,是你吗?”
    “嗯”
    “近来还好吗?”
    “我不是说过与你无关吗?”我冷冷地说。
    “我只想看你一眼。”
    “不是有话在先吗?”
    “你下楼来好吧吗?”
    “我不!”
    “算我求你,这是我第一次开口求你。”
    我没有说话算是答应了,这两个多月我在心里想了他不止一万遍,此刻就要见他了,我心里比第一次上讲台还紧张。我们都没有挂电话,也没有说话。直到我走下楼。
    “我已经下来了。”我下来后并没有看见他。
    “我知道,我看见了,你穿长裙的样子很美。”
    “你在哪?你到底想干嘛?”
    “我答应过你,没有成就就一定不见你,我现在还不能见你,我能这样远远的看你一眼,我已经很高兴了。”
    我很生气,我觉得一切都是他在安排,他让我下来,却不见我,只是站在一个我不知道的角落里看着我,让我看不到他。“那你的目的达到了,我要走了。”
    “不能再多停留一下吗?这两个月我真的很想你,可又不能给打电话.......我.......”
     我心里在说:既然你那么想我,为什么不出来见我呢,难道你不知道我也很想你吗?可是这句话我是说不出口的。“我要上去了,从今天以后我还是不要和你有任何联系。
     “为什么?他的语气中一丝乞求。
     我对着手机大声说:“我不喜欢自己喜欢的人那么懦弱。”说完我就挂了电话走进大厦里了,走到电梯门口,我又不忍心上去,站在那里足足有20分钟,我还是走出来了,我想看看史裕琪还在不在,我跑出来,眼前是空旷的平地和复制品似的高楼,却没有他的影子,我从一个楼跑到另一个楼,依然没看到他。我想他是走了,他就这样来了,我没有看到他,他又走了。美丽的夕阳下,只有我一个拉长,灰心的影子印在那。(未完)
  
  
  

该用户从未进球

国家队主力

大罗瘦了

Rank: 20Rank: 20

积分
2333
身价
0 万
 楼主| 情狮 发表于 2005-9-22 16:18:55 | 显示全部楼层
  我去深圳应该是柯宇告诉他的,而他要知道我的地址只有可能问琼才会知道,这一点是无庸置疑的。
  
  我们已经有太多的话没有说出口,我的思念那么强烈,如果是我的爱人他不会感觉不出来,不会要我说出来才知道。况且固执如他,即使我说了他也不见得会出来见我,说有什么意思呢,我不可否认是有点输不起那可怜的自尊,但更多的是一种对事实的无可奈何

该用户从未进球

国家队主力

大罗瘦了

Rank: 20Rank: 20

积分
2333
身价
0 万
 楼主| 情狮 发表于 2005-9-22 16:19:13 | 显示全部楼层
  一次次的失望,然后又点燃希望,继而又失望,我的心好累,累得让我觉得再也经不过任何折腾。
   在长城大厦住了几天后,我觉得那里很轻闲,没什么事。我想我应该借这个机会去外面见识一下,我想试着自己找工作,我把想法告诉叔叔,他也赞同我这样,只是要我不要去离这远的地方。第二天我就背着包出发了,刚走出来不久,就看到一个写字楼前有招聘的消息。我走进去看了下,是一个德国广告公司招聘平面设计师。我的美术功底还算不错,又有ACCD在手,我毫不犹豫的填了表,转身一看,才发现很多人报名,两个职位好象有三百多个人竞争,前面经过了五个环节,刷了一大批人,最后只剩下我和另外三个男生和一个女生了。负责人告诉我们,接下来要见的是德国主管和公司的老板。进去一间房里,左边坐着几个外国人,应该就是德国主管了,前面坐着一个能让人眼前一亮的男人,大约24岁的样子,看他的位置就知道他是老板,他看到我们进来,很优雅地摆了摆手,说:“各位请坐。”他有点象个英国绅士。我边找个座位坐下边说:“谢谢”我看另外那三个男生和一个女生都还站着。我在想难道应聘的时候坐不礼貌吗?前面的那个男人看了我一眼,又看了另外几个人说:“没关系,你们坐吧。”他们这才坐下来。
    这个男人没有说话了,开始盯着电脑屏幕。那几个德国主管开始发话,他们并没有象叔叔说的那样要我们作自我介绍,只是说我们只需要回一个问题。其中一个开始问了,他的问题很长,我大部分没听懂,我才发现在学校里即使我能用英文讲计算机方面的知识,但却难听懂别人用英语讲广告方面的东西。我开始琢磨怎么让自己不要丢脸丢大了,我看到另外几个从能在流利的作答,该死的是他们的回答我也听不太懂......“宾菲,it‘s your time”“啊!”我禁不住发出一声,然后硬着头皮说:“please repeat your question?”“OK,”那个德国主管重复了一遍,这次我总算听懂了,他是在问对于广告理论和实践哪个重要,或者说理论相对于实践重不重要。“just so so.”我想也没想就冲口而出。那个男人把目光转向我,眼里似乎有一丝好奇。另外几个应聘者也在看着我,我意识到我是不是出洋相了,很不好意思的低着头。那一刻那间房静悄悄的,突然那个男人说:“it‘s very wonderful.。”说他就在鼓掌,在场的人也跟着他鼓掌。我着实没明白是怎么回事,这时那个男人对我说:“宾菲,对吗?”“嗯”“请跟我出来一趟。”我跟在他后面去了他的办公室,他的办公室很大,里面还有桌球台,很西化。坐下来之后,他问我:“你是在校的大学生,对吧?”“嗯。”“你的专业是计算机。”“嗯”“这个工作和你的专业差距甚大,你能拿下吗?”“应该没问题。”我自信地回答。“你有几年美术功底?”“不是完全连续的,大约八年。”“有英文名吗?”我摇了摇头。他站起来对我说:“你在这稍等一下。”大约过了5分钟他回来手里拿着两张表格说:“你们两被录取了。”“啊?”我吃了一惊,没想到事情这么容易,事实上我根本没有去工作的心理准备只是想体验一下应聘的感觉。“有什么问题吗?”他问。
    “我可能只工作一个月,那么.....”
    “我知道,没关系。”
    “可是我没有工作经历。”
    “我知道,你都过了ACCD,应付这个工作没问题。”
     他看着我一脸的疑惑不解问,说:“不用担心,这里的同事会教你怎么做,下周一开始工作,有问题吗?”
    “没有了。”我说,“我可以走了吗?”
    “可以”他看了看表说:“我也下班了。”
     我说了声再见就走出去了,我走出这个公司的时候还觉得有点象作梦,事情太顺利了。
    “宾菲”我抬起头还是刚才那个男人“你住在哪?我送你好了。”
     我摇了摇头说:“不用了,离这很近。”
     他还是停下来了,并把车门打开,请我上去。我似乎不能再拒绝。在车上他问我住哪,我告诉他长城大厦,他笑了笑,我就没有再说话,那时的我尽管已经决定不再伤心,可对任何异性还是有一种戒心,到了之后,他还是很礼貌的打开车门,我说了声谢谢再见就走了。周一,我准备去上班,换了好几套衣服,看着镜中的自己脸总有一股浓浓的稚气,怎么也遮不住。因为是第一天,我很早就准备去,下楼后,我看到那个男人的车停在那,他站在旁边,我很意外的看着他说了声:“早”他说:“上车吧。”“你怎么在这这呢?”“我住在这。”他回答。“哦,”我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他是那种让人看一眼就不会忘记的人,他脸上有一股史裕琪从来未曾拥有的自信。我站在那并不准备上他的车,他伸出手说:“我的中文名叫屠楚雄,大家都叫我chris.我们认识一下吧。”我也伸出手,我公式般的笑了笑。他又做了一个手势示意让我上车,我以前对名车很钟爱,但对他的车我却是第二次上车才注意到是奔驰。第一天上班和就老板一起,我在公司也受了不少异样地目光。
    刚到公司上班的感觉很特别,尤其是很多外国的同事。全新的环境让我没有再想那天史裕琪给我带来的失望,chris是公司的老板,他家在上海,身份却是美国公民。chris和史裕琪有太多太多的不同,史裕琪是与众不同的,但他的与众不同只有我最能欣赏,而chris的与众不同却能得到每个女孩或者说女人欣赏。在别人眼里chris是个完美的化生,不错的家世,不错的学历,不俗的外表。不过我一直认为这与我无关。chris也教会了我很多,每天我们都一起上下班,我住九层,他住十三层,那是复式楼,只有单数层。他懂的东西惊人的多,从罗马时期到文艺复兴,从绘画雕刻到古典音乐,他似乎无所不知,那段时期我的知识在他的影响下丰富了不少,他最欣赏达利的画,而我对达利的画一直处有半知不解,又渴望理解的状态。他告诉我达利的画是受宗教哲学影响比较多的,要从那个方面去看达利的画。渐渐的我的笑容多了,那是真心的笑了。chris和我叔叔也认识,有时候我们会两个人一起吃饭。我仍然在努力的忘记着什么。
    一天晚上我和叔叔,chris以及一起他们的朋友到一个夜总汇,刚坐下,叔叔就说:“宾菲,听你爸爸说你的歌唱得不错,让大家见识一下。”我开始选歌,我本来想唱一首听起来轻松喜悦的歌,可选来选去,我还是点了“囚鸟。”拿着话筒,才想起,自从他走了之后我就再也没拿过话筒了。我刚唱第一句:“我是被你囚禁的鸟......”在场的所有人都把目光转向我,我知道自己的声色比较纯,声音是比较有穿透力的那种,却有点缺泛底气不过一般人听不出来。我还在认真的唱,并没有看周围,我并不是为周围任何一个人唱的,“......这撩乱的城市,容不下我的痴,是什么让你这样迷恋,这样的放肆.......”在难过中我仿佛又回到了初恋的每一个夜晚,“.....眼泪是唯一的奢侈。”唱完这一句我才觉得自己比那支囚鸟还可怜,我连唯一的奢侈都没有,我不能哭了。我回到座位上,chris说:“ you did a very good job。”他很高兴的时候就会情不自禁说英文“谢谢。”我还没有从思绪中回来,“最令我意外的不是你的声音这么好,而是,你还这么小,你的声音里却充满了感情。”“是吗?”
    有一天我和chris在他家里看一个60年代拍的以一个法国小镇的女孩为背影的广告片,我也很喜欢那则广告,即使放在现在,那个广告的意境和拍摄手法都是当然唯美的,片中的女孩叫dita,不是一个法国名也不是一个英文名。看完后chris问我:“喜欢吗?”“嗯!”我点了点头。他接着说:“我也很欣赏这则广告,我第一次看到你的时候,就觉得你应该叫dita,以后我叫你dita好吗?”chris的满脸阳光让我难以拒绝,我答应了。没过多久全公司的这都这么叫我,这是chris给我起的英文名吧。应该说我在深圳过的一种资产阶级的生活,每天出入的场所大都是只收会员卡的那种。用叔叔的话说这是一种很容易让人迷失方向虚荣心暴涨的生活,如果没有心事,这样的生活确实让人喜欢,可那时的我,再多的繁华生活都填满不了我心里的落寞,一个耀眼的光环下,一颗受伤的心。当然这一切我隐藏的很好,没有人知道。
    我和chris的关系比较密切连叔叔也看出来,一天chris请我和叔叔去吃西餐,餐桌上,叔叔说:“chris,深圳的女孩和国外的女孩比起来怎么样?”chris看了看我说:“还好。”“你在这的女朋友应该比不上你在伦敦的五分之一吧。”“还好。”chris又点了点头有点尴尬,我有种感觉,叔叔这话是故意说给我听的,只是我不明白为什么要对我说这个。叔叔又说:“宾菲,听你爸爸说你还没有谈过恋爱,是不是?”“嗯!”在那个时候我只能那么回答。我回答的时候chris很意外的看着我,仿佛这是很奇怪的一件事。“你还小,不谈最好,抓紧时间多学点东西。”叔叔说。“我知道。”我回答。那天晚餐过后,叔叔有另一个约会,我仍然是和chris一起回去,在路上,我没有说话。chris说:“你真的没有交过男朋友?”我点了点头,“在你这个年纪的时候,我已经早恋爱了,以前在英国读书的时候有过很多女朋友。”我笑了笑说:“读书时候的感情一定很纯洁吧?”我印象中是这样,可是又觉得有点矛盾,很多女朋友,感情怎么会纯洁呢?“从来没有人在我面前用纯洁来形容过爱情。”我忘了他是在美国长大的,观念应该和我有很多不一样。我到家后过了一会叔叔回来了,他说:“chris是个很不错的男人,很能吸引人,可是不太适合你这种女孩,你是个认真的人。”叔叔的观察力还算不错,几天就看出来了。“我又不喜欢他,他要适合我干嘛呀!”“哦。”叔叔说,“在这里对任何男人都要有保留,可能你觉得自己还是个孩子,可是在别人眼里你已经是成人了,你要学会保护自己。“我还是不太明白他的意思。
    有一天下班回来,我下车的时候被眼前的景色惊呆了,深圳的夕阳真的很美,把整个城市都拢罩在一片醉人的红光中。我的心情不禁好起来,chris说:“我们去顶楼看夕阳吧。”“好呀。”到了顶楼,这里比楼下更美,微风吹脸上,感觉舒服极了。“dita,问你一个问题。”“嗯?”我回过头。“你喜欢什么样的男孩?”我想了一会说:“这个问题很难回答,最起码他不是懦弱的吧。”我想chris肯定是听不懂我的话,不争气的我又想起了他。“为什么到现在还没有男朋友呢?”其实我那时候我只有17,岁我也不知道大家为什么一定要认为我有男朋友才是正常的。我说:“因为我很在乎初恋的感觉。”我给了他一个似是而非的答案。“你觉得初恋的感觉是什么样的?”“初恋......初恋是一起牵扯着手在夕阳下散步,是一起坐在亭子里看月亮;是在暴风雨中紧紧的拥抱;初恋是--"我再也说不下来了,说:“不早了,我们下去吧。”我转过身径直往下走,留下听得似懂非懂的chris........
   ........
     到八月中旬了,我一个月的工作将近完了,也是我要回去上学的时候了,chris没有要我递辞呈,他说我还是公司的职员,我随时可以回去工作,我要走的时候,chris说要送我上飞机,我拒绝了,我想一个人来,就一个人走。(未完)
  
  
  
  
  

该用户从未进球

国家队主力

大罗瘦了

Rank: 20Rank: 20

积分
2333
身价
0 万
 楼主| 情狮 发表于 2005-9-22 16:19:48 | 显示全部楼层
  从深圳回到学校后,所有的人都说我像变了一个人似的,身上有了另一种气质。平静而泛味的生活还是这样继续着,一直到十月底,学校里举行校运会,我被我们班体育委员近乎哀求的劝说下,参加了一个项目,是跳远,此前我已经很久没跳过了,本来想比赛的前几天到沙坑边去练习一下,可那里一直有人很多,所以一直到比赛那天还没有练习过,比赛开始了,我第一次跳范规了,第二次跳得很好,是最远的,第三次的时候我想跳得更好,可是意外却发生了,我落入沙坑的时候脚往外一撇,摔下去,一阵巨痛,让我都不能确实自己是不是还活在这个世界上,体育老师对周围的同学说我的韧带拉伤了,要他们尽快送我去医院。我伤得很重,医生说我的恢复期会比骨折的人还长,我最关心的是它会不会对我以后走路有影响,医生说:“应该不会。”我又问他:“那我以后还可以跳舞吗?”医生的回答是:“这个很难说,”听他这么说我几乎要昏过去了,对我来说如果不能跳舞或者说我的身体会有缺陷,会比要我的命还难受。
    从医院回来后,我也只能天天躺在床上,吃饭生活都要别人照顾。回来的那一天,我躺在床上,电话来了,宿舍的人都听出是史裕琪的声音了,她们要我接电话,我说我不想接任何人的电话。我伤得这么重,如果他还是那个夕阳西下中为了我的一个笑脸不顾一切的男人,他应该回来看我,可是一天过了一天,他始终没有,只是柯宇每天都会来看我一趟,就算门口的管理员百般阻饶,柯宇也没有间断过每天一次的探望。那段时间是我人生最痛苦的一段时期吧,我以为腿伤一个月左右会好,于是我对爸妈说我那个月学习很忙,不会回去了,其实是不想让他们难过。想等自己好了之后像没事发生一样。可是我并没有想到腿上的伤整整拖了四个月才完全恢复。那个时候,我最大的难过不是来自身体上,我不知道这会不会给我留下影响,象我这样一个追求完美的人是不能容忍自己的腿有事的。我甚至无心看我要考试的书,我关上了手机,静静的躺在那捧着一本罗素的西方哲学史。
    日子一天天的过去,我也在一天天的由失望走向绝望。我盼望的人是不会来了。这时我打开手机,第一接的电话是chris打来的。
    他问我:“怎么这段时间打电话给你,别人都说你不在,手机也不开。”
    “我.....我腿受伤了。”这是我第一次主动把自己受伤的事告诉别人。
    “伤得怎么样,你怎么不早告诉我,你等一下,我订机票,马上来看你。”
    “不用了,已经好很多了。”我点意外他过分的反映。
    “别说了,把地址告诉我,我马上过来。”
     我不肯说地址,他顿了一下说:“我去问mark.”
    “真的不用了,我已经能走了。”
    “你还有过不能走的时候呀?”他显得十分吃惊。
    “现在没事了。”
    “好吧,你好好休息。”
     总算是劝住他了,我舒了口气,这时我的腿已经整整伤了一个月了。在心里我已经把自己和史裕琪画上了句号。第二天,我开始一瘸一拐的去上课,才上到第二课,教室门口出现一个穿西装的男人,手里拿着笔记本电脑,是chris。我和chris站在教室门前的走廊上说话,过往的每一个人都会忍不住看他一眼,因为他太突出了,他浑身散发着一种贵族气。对于chris的关于我自始自终都觉得温暖,感动,却没有害羞激动过,他就象个大哥哥一样。午饭过后,他就要走了,因为公司里的事实在很多。我没能送他,他走的时候说:“答应我每天晚上把手机打开。”“嗯!”chris是走后班上的所有的女生都禁不住好奇问我他是谁,我什么时候认识了这么一个帅得匪夷所思的男人。那天下晚我准备回宿舍的时候,柯宇叫住我说:“宾菲,其实史裕琪很关心你,他每天打电话来问你的情况,是他要我天天去看你,然后向他汇报的。”“你转告他,谢谢他的关心,顺便告诉他我不需要他的关心。”我冷冷地说。
  
  
  
  
  
  
  

该用户从未进球

国家队主力

大罗瘦了

Rank: 20Rank: 20

积分
2333
身价
0 万
 楼主| 情狮 发表于 2005-9-22 16:20:07 | 显示全部楼层
  宾菲从来不用温柔来形容和标榜自己,用史裕琪的话说:“世界上温柔的女孩子那么多,如果我喜欢温柔,就不会吃那么苦来追这个倔强
  的宾菲了。”

该用户从未进球

国家队主力

大罗瘦了

Rank: 20Rank: 20

积分
2333
身价
0 万
 楼主| 情狮 发表于 2005-9-22 16:20:48 | 显示全部楼层
  作者:nb428 回复日期:2003-05-14 16:41:44
    我觉得喜欢听糖水妹妹讲故事,是因为觉得这是个真实的故事。糖水妹妹,不要让大家失望,好吗?这个男的出现的太戏剧了呢,虽然说起来也是合情合理
  
  
  看完之后你就知道,只有他想,在任何时候,任何地方,他都可以来找我,

该用户从未进球

国家队主力

大罗瘦了

Rank: 20Rank: 20

积分
2333
身价
0 万
 楼主| 情狮 发表于 2005-9-22 16:21:09 | 显示全部楼层
  此后的一段时期每天晚上chris都会在9点钟的时候给我打电话,有时候他在法国,有时候他在德国,当然更多的时候还是有深圳。有时候我们说谈到很晚,我知道了他在美国出生并在那长大,他和我一样也不喜欢美国,所以他的大学和硕士是在英国读的。21岁的时候在伦敦大学硕士毕业就去了德国,也就是我们公司的总部,两年后公司派他来深圳做这边分公司的CEO。他显而易见的关心,很容易就让我明白他在想什么。但我觉得我和他是不可能的,我一点也不想和他在一起,首先最重要的是,那个时候的我心里放不进任何人,其次我也不想和一个比我强那么多的人在一起,我骄傲的资本在他那都算不了什么。他有意无意的在暗示我,而我一次一次的装白痴。第四个学期很快就过去了,从那次在深圳和史裕琪通过电话后我们再也没有过任何联系,整个寒假也依然如此。第五个学期,我变得更加冷漠,清高,孤傲对所有的男生。我还是拼弃的读书,到此为止,MCSE拿到了,ACCD早拿到,程序员也拿到了,六级拿到了,计划中的基本上全拿到了。我依然保持和chris的电话联系。在这期间chris建议我去德国留学,他让我先以公司职员的身份去德国参加一个短期培训,然后在那读书。我拒绝了,我说暂时不想出去,他说尊重我的意思。我也明白越早出去越好的道理,可是我还是不想走,觉得走了,我就像逃兵。
   我和史裕琪之间依旧没有任何动静,已经半年多了。一天晚上,chris的电话来了,他告诉我他在意大利,那是我最喜欢的国家。说了一会话,他说:“dita,我喜欢你。”我没有说话。
   “我真的很喜欢你。”我还是没有说话。
   “你怎么了?”他问我,“是不是我把你吓着了。”
   “不是,只是我觉得你不应该喜欢我。”
   “怎么这么说?”
   “读书期间我是不会谈恋爱的。”
   “我没有马上要你答应呀。”
   “可能还要很久。”
   “我可以等........”
   “不,我想你不会是我适合的人,我要的只是简单的爱情,简简单单的一个人。”
   “你在介意我以前的事吗?”
   “我想我还是比较喜欢传统的中国男人。”
   chris顿了一会没说话,“我可以为你改变自己,这一辈子我只会喜欢你一个人,”
   “何必呢?像你这样男人,只要你喜欢你可以找到比我更好更优秀的女孩。”
   “你真的太特别了,我控制不住自己。”
   ......
   “我不能给你任何话,只想对你说放弃最好。”我无奈地说。
   我最不想发生的事最终还是发生了,我情愿他是我的上司是我的好朋友。我的世界好象谁也走不进来,偶尔班上的同学在说起他的境况的时候,我一个字也不会听,仿佛他是一个与我毫无关的人。只有一次我生日的时候,有个电话打到我家来,我拿起电话,对方不说话,我也没说话,就这样沉默着,沉默了几分钟那头传来生日快乐歌,我知道是他,歌还没有放完,我就放下了电话。
   这样的日子一直持续着,这段时期,chris也跟我提过几次留学的事情,我都婉言拒绝了。我不想去面对自己的放不下,就这样一天的天的过着。至此史裕琪离开已经一年了。到第七个学期期中考完之后,公司要我参加一个标志设计展,于是我请假回公司了。比赛还算顺利,到那后我才知道过几天是chris二十五岁的生日。他挽留我参加完他的生日party再走,我同意了。
   我以为他的生日是很多同事一起在PUB里过的,那天上午,他带我去时装店挑了一条裙子,然后说我们去吃西餐。到了西餐厅,他带我向一对中年夫妇走去,“daddy,mummy,这位就是宾菲。”chris又对我说:“这是我daddy,mummy。”我站在那,木木地叫了他们:“伯父,伯母好。”他的父母穿着和谈吐都很讲究,一看就不是等闲之辈。我看了chris一眼,我很不满意他这样的安排。用餐时他父母和我随便聊了一些,他们是那种比较开明的父母,后来我才知道,他父母是早年在美国留学时认识的。
   好不容易等到结束了,等他父母走后,我站在那没说话,他也看得出我生气了,他说:“我并不是有意这样的,我只是想告诉你,我很重要你,这是我第一次带女孩见父母。”“你根本就不尊重我。”我依然生气。“sorry,或许我有点太急攻了,但我除了喜欢你,没有别的意思,请原谅。”我没有回答他,掉头就走了,他一直追在我后面,我越走越快,我一把抓住我的手腕大声说:“我真的很喜欢。我从来没这样对一个女孩子。请你听我说........”省略号的那些话确实让我有些感动了,只是感动过后,我到现在已经忘记那段话他是怎么说的了。我离开深圳的那天,是chris送我的,我要走的时候,我对他说:“都一年了,如果要发生的话早发生了,你放弃吧。”“不,还有第二年,第三年......还有很多年,我不急,可,可还是希望在你走之前听到一点什么?”
   我并不是一个完全麻木的人,尽管我还想拒绝可是这样拒绝变得有些困难,我不否认我的的困难与他的优秀脱不了关系。我艰难地说:“人的心只有一个拳头那么大的地方,放进去一个人就放不进去第二个人了.......”chris打断了我的话,说:“如果你现在不想放进去,那么那个空为我留着,好吗?”他肯切的看着我,我还想张嘴说什么,他把食指话在我嘴前。(未完)
  
  
  
  
  

该用户从未进球

国家队主力

大罗瘦了

Rank: 20Rank: 20

积分
2333
身价
0 万
 楼主| 情狮 发表于 2005-9-22 16:21:41 | 显示全部楼层
  我在学校的课程提前修完了,父母也在考虑我出国的问题。 爸爸妈妈并不知道史裕琪的存在,却很清楚chris的存在,在他们没有见到chris之前对他的态度是中立的,那也是从叔叔那得到的信息,欣赏他的才华和能力,却无法接受他私生活过于丰富。02年的除夕夜,我病了,高烧,呕吐伴随着扁桃体发炎,一滴水都吞不下,初一就住院了。我甚至有些神智不清,不清醒的时候到我还更舒服,我不必强迫自己坚强,不必强迫自己冷漠。半梦半醒中我开始疯狂地想念史裕琪,想上次他生病的时候我坐在他身边的情景;我每次都仿佛已经看到他了,只是我用尽全力力气争开眼睛的时候,看到的还是爸妈熟悉的脸庞,我有一种想痛哭的冲动,我才觉得心里好苦好苦。有一天我恍惚中感觉我正握着一只手,我全身一怔,睁开眼睛,眼前是chris那张冲满阳光的脸,还是他来看我了,这一年多以来所有的不开心都是他在陪我。爸妈第一次见chris对他的印象超乎想象的好,他在我爸眼里差不多是个完人。我生病期间,chris一直在我所住的城市陪伴我,情人节那天早上,我出院。让我意外的是chris在那天没有送玫瑰,而是一束满天星。 我诧意的问:“你怎么知道我喜欢满天星?”“我眼里的dita是最与众不同的,她怎么会喜欢红玫瑰那么俗的东西。”他很得意地说。我无语。
   我出院以后chris和我父母在商量我出国的事情,我爸一直希望我去美国,以chris的能力送十个dita去美国留学都不是问题。可是我确实不喜欢美国,我拒绝了,我说如果去的话我要去一个欧洲的国家,我比较喜欢有文化底蕴的地方。好象最上乘的选择就是英国了,我知道此时父母已经把chris默许为最佳人选了,先入为主的印象总是最深刻的。02年初也是chris打算自己创业的时候,他要去德国,他想先带我去德国上半年语言学校再转到英国去,可是我拒绝了。我说:“我才不上语言学校,英语又不是很难的东西,跑到国外去学英语,我颜面何存呀!”父母问我有什么打算,我说:“我自己在家看书吧,我自己考雅思,不拿7分以上不见你们。”chris看着我,说:“我就喜欢这样骄傲的dita。”当着父母的面,让我很不好意思,我知道自己留下来考雅思是为什么,2月14日了,再过三个月不到就是两年的期限了,史裕琪你会不会回来,不争气的宾菲还在这守侯着..........(未完)

该用户从未进球

国家队主力

大罗瘦了

Rank: 20Rank: 20

积分
2333
身价
0 万
 楼主| 情狮 发表于 2005-9-22 16:21:59 | 显示全部楼层
  5月12日之前,不管是心理上还是客观上我都没有接受任何人,我只是理智,但我并不现实

该用户从未进球

国家队主力

大罗瘦了

Rank: 20Rank: 20

积分
2333
身价
0 万
 楼主| 情狮 发表于 2005-9-22 16:22:58 | 显示全部楼层

再可爱的宾菲也重要不可他那可怜的男人的自尊。我彻底失望了。

  二月过去了,三月过去了,四月过去了,5月12日史裕琪没有来,那天我捧着手机坐在江边整整一天,我在等,我还是在等,等到夜幕降临了,他人没有来,电话还没有来,更晚了,妈妈打电话催我回家,我一步一步的往家的方向移,走了好久,终于走到我的房间,我看了时间,12点了,我直直地倒在床上,那一刻身心疲惫。我们最终还是结束了,我在想,再可爱的宾菲也重要不过他那可怜的男人的自尊。我彻底失望了。
   那几个月chris开始准备自己的公司,这对他来说并不是什么困难,从他daddy的银行贷款八位数,不到三个月他的公司就走入正轨了,是德国一种机床驻亚洲地区的总代理 ,公司的总部在德国,chris也比较喜欢德国。公司驻亚洲的总部在上海。五月下旬我来上海参加雅思考试,琼在这里实习。我去上海之后chris时常回上海,他让我住他家,这样他的家人就可以照顾我,我拒绝了。到上海之后我才发现他们家住在上海一个那么显眼的地方,似乎每个人都能看到,当时这并不是我拒绝的理由。考完之后,chris建议我去上海这边的公司里做一个assistant manager,他说我可以学到很多东西顺利等签证。琼知道我和chris的事,她一直在为我高兴说我终于找到了最配得上自己的人,我还是不想说什么,回想一下,我和史裕琪的感情到现在还是没有人知道,就算琼和柯宇感觉到我和他之间有些异样,但他们看不出任何端倪。即使是最好的朋友,他们也觉得史裕琪和我不相配。有几次chris来看我的时候,琼也在,琼总是和chris开玩笑说我是一个纯洁得不能再纯洁的女孩子,从来没有和任何男孩子谈恋爱过,说他应该好好珍惜我。琼离开后,chris总是对我说:“我希望这辈子我只守着这个女孩。”
   琼有一次问我:“你对chris怎么老显得不是很热情,这样的男人错过了,你会后悔一辈子的。”“我爱的人是史裕琪。”我的语调异常平静。琼张大了嘴说:“不可能的。”“真的,我爱的人一起是史裕琪。”我望着前方说。“这件事chris知道吗?”琼急切地追问。我摇了摇头,她舒了口气说:“幸好。你千万不要告诉他。”“为什么?你也觉得我应该和他在一起吗?”我问。“当然啦,你和史裕琪怎么可能呢,虽然现在很多同学说他炒股赚了钱,但怎么能和chris比呢。”琼说得很顺其自然。“你怎么一出校门就满口的钱。”我叹了口气,说:“我也知道我们不可能的,两年多了......一切都完了,你是我最好的朋友,我不想瞒你。”琼看着我伤心的样子没有说什么了。
   chris是个聪明的男人,他的感情从来没有给过我任何压力。七月我拿到签证了,我要去的学校也是当年chris就读的学校,他开玩笑说我是他的小师妹了,拿到签证的时候,我有一种减短了长发的感觉,长发一直是我的最爱,可是减短的话会一头轻松,也会很揪心。我要出国的事,除了琼其他的同学都不知道。日子还是这样的过着,我一直保持和柯宇的联系,我知道自己还残存着一点点希望,只是那一点点希望象夜晚里的一扇小小的门,随着出国的日期的逼近越关越闭,都快看不一丝光线了。
   八月的时候我已经把出国的事情准备的差不多了。22日是我离开的日子,15日的时候爸爸妈妈也上海准备为我送行,我即将离开并没有太多的悲伤的气氛,因为这次是chris陪我一起去,在这段日子里他已经取得了所有人的认可,大家都觉得他对我好得不能再好了。大家都很放心,认为他会把我照顾我。
   18日,傍晚的时候,我和琼坐在床上聊天,这时手机上显示出一串陌生的号码,我接起来。
   “喂?”
   “嗯”
   “请问是哪位?”我问。
   “宾菲--”我抓着手机的手开始颤抖,27个月以来的第一滴眼泪滑过脸颊。
   “史裕琪”我艰难地咬着嘴唇,琼紧张地看着我。
   “我现在在上海,我来找你了。”
   “你在哪?”
   “我在虹桥迎宾馆。”
   “我马上到你那---”我还没说完琼抢过我的手机说:“宾菲你疯了,你马上要出国,你现在怎么可以去找他。”
   “把手机还给我,我要去找他。”
   “你冷静十分钟再决定要不要去。”琼说完就把我一个人关在房里,我去开门,可是打不开,琼拿着我的手机出去了。我一刻也呆不住,不停的敲门,可就是打不开,过了几分钟,门开了,琼说:“我把你现在的情况告诉史裕琪了,为了你的幸福,他决定放弃。”
   “不,我要去找他,你让来。”我不相信短短几分钟内他就能作出放弃的决定。说完就准备跑,琼从背一把抱着我的腰说:“你不要一时冲动,你们不可能的。”“为什么?你怎么知道,你放开,我要去找他。”“你认真想一想,你们真的合得来吗?就算你找到他,以后还是会分开的,你们根本不是一个世界的人。”“你不了解我们的感情,你没资格这么说。”我几乎是喊出来的。“你平时的冷静哪去了,史裕琪他不能陪你听交响乐,也不会和你谈文艺复兴,他更不听懂查理德,你们在一起不会幸福的。”琼一边死死的抱着我,一边尽力在劝说我。我什么也听不下去,我只有一个念头就是去找他。“我可以不听交响乐,不谈文艺复兴......我现在只想见他。”我从来没有像那一刻那么脆弱过。琼还是抓着我死死不放,我怎么挣也挣不脱,这时有人敲门,琼的手松了下,我挣脱她的手臂,朝门口走去,我打开门,是chris,他看到我满脸泪痕吓了一跳“dita,你怎么了?”“请让一下,我要去找他。”说完我就从他旁边跑出去了。我跑到街中心拦了车就往虹桥那边赶,我好怕我去晚了,到了那,已经是晚上了,我打听了他的房间,我跑到他房间我连门都没敲,直接打开门了。
   门打开了,我看到史裕琪坐在床边抽烟,头发林乱的我站在门口,脸上的泪痕还没有干;他看到我,怔了一下,我再也忍不住了,我扑到他怀里放肆的哭,我好象要把这两年多所有的委屈都哭出来,史裕琪还是那么紧紧地抱着我,他的手臂也在颤抖,为了这久违的拥抱我们苦苦忍受了七百多个日夜。“菲,让你受苦了。”他不停的反复这句话。而我还是一个劲的哭。过了好久我终于还是停下来了。我抬起头看着史裕琪,他的眼睛也是红的。我们仔细地看着对方,想把这两年多来所失去的全补回来似的。
   “哭得这么伤心,是不是谁欺负你了?”
   “哼?你为什么说你要放弃?”我好象有两年没有这么撒娇地说话了。
   “琼说你要出国了,她说......有一个非常优秀的男人陪在你身边。”
   “我又没和他在一起。”
   “可是如果你和他会幸福的话,我想我应该放弃。”
   “这两年多来,只有现在我觉得自己是幸福的。”
   “真的?”
   “当然啦。”我们就这样一直抱着,没有太多的言语。房里也没有开门,他打开窗帘的一角,月亮散在了我们身上。我欣慰的躺在他怀里,我们终于可以在一起了。他把下巴放在我额头上磨擦着,终于双唇帖在一起,很久很久都没有分开,很久很久....... 那个时候我并不在乎接下来会发生什么,只是想和他在一起,他还是紧紧的抱着我,我只是觉得好热,好热;“菲,你愿意作我妻子吗?”“嗯”我肯定的回答他。他更紧地抱着了我,他在我身边,我觉得好安心,好轻松,就这样我睡觉了。
   我醒来的时候史裕琪已经不在我身边了,我有一种不好的预感,我看了看周围,枕头旁有一张纸和一个红色的盒子,我拿起那张纸:
  菲:
   我走了,对不起,我又懦弱.......
   这次来找你之前我很高兴,终于有一点可以拿得出手的成就见你了,在来的途中我一次又一次的幻想着我们见面的情景和未来的幸福生活,我甚至在想如果你旁边有其他男孩的话,这一次我会不顾面子死皮赖脸地把你抢回来.......昨天琼和我说的时候我就感觉到现在在你身边的这个男人肯定不一般,否则不会让琼有那么激动的言语。琼直接了当的说要我为你的幸福着想,要我放弃你。
   看到你站在门口的时候,我的感觉没有办法用语言来表达,这两年来,每晚都是想着和你在一起的点点滴滴入睡。真实的你再一次站在我面前,让我手足无措。我觉得老天是公平的,让我有一个不幸的童年,却也让我能到你的爱。以前我还曾看着别的男孩为了追你绞进脑法汁的样子而沾沾自喜,因为我知道你心里只有我一个人。昨天晚上抱着你的时候,我真的不愿意放手,我多想一辈子这样抱着你,什么都不去想。可是我不能这样,我是一个人男人,我必须面对事实,我决定再一次问琼,你和那个人的事。你熟睡之后,我和琼谈了很久,这一次她没有说要我放弃你,她只是把所有的事实陈述清楚。我已经明白了,我必须放弃,为了你也为了我自己。我并不是那么大方的一个人,可以把自己心爱的女孩推给其他男人,只是想到如果这个女孩为了和我在一起放弃自己的梦想,我于心不忍,想到将来我们因为爱好不和而争吵,我情愿现在就放弃你。至少能在你心里留下最美好的一面,认识你的这几年,我不止一次的问自己:你配得上这么好的女孩吗?每一次都得不到结果。我能做的只是为了你的幸福我可以不顾一切,但我的不顾一切却不能实现你幸福的全部。
   从认识至今你在我怀里睡着三次了,你纯洁的不渗一丝杂质,让我为自己不成熟的冲动感到惭愧;每一次我都是睁着眼睛看了你一夜,每一次我都想永远记住你的样子;我很庆幸自己没有做出任何伤害你的事,否则我要后悔一辈子,你还是一个纯洁的女孩。不要傻傻的对将来的他说自己不纯洁了。
   最后一次抚摸你的长发,最后一次亲吻你的面颊,最后再抱你一次,我真的要走了,昨天晚上我问了你愿不愿意做我的妻子,这枚戒指是我要送给我最心爱的妻子的。你永远是我梦中我的新娘。
   答应我,不要再想起我,好好的生活,每天都要高兴。看到你的笑就是我最大的满足了。不要怪我,如果有来生的话,我一定要成为一个最优秀的男人回来娶你。
  
  
  
   琪
   2002,8,18
   纸上湿湿的痕迹,我知道他在写这封信的时候,也是一行眼泪一行字。我的泪水此时显得那么无力。我知道我们是永远都不会见面了,昨天晚上的那一眼已成为刻在记忆里的永恒。
  
   我精疲力尽的回到住处,chris坐在客厅里等我,他似乎一夜没合眼,看到我,他握着我的肩膀说:“dita,你还好吗?”我无力的点点头,“如果难受就哭出来吧。”
   “我没事。”我的眼泪都是在有史裕琪的时候流的,现在他走了,我自然不会再流了。
   “如果你还有心事未了的话,我们可以推迟去英国的时候。”
   “不用了,按原定的时候走。”
   “我能为你做什么吗?”
   “不用,我想静一静。”
   我把自己关在房里一整天,看着他留给我的信和戒指,我没有哭。我要听他的话,每天都要高兴。2002年8月22日,我和chris踏上了飞往伦敦的飞机.........
  
  
  附:我在开始的时候提到过一首动人的音乐,可能每个人的看法都不同吧,或者那首动人的音乐只在我眼里动人,就象史裕琪只是我的唯一一样。那首歌的名字“you can‘t say”听朋友说好象是一个韩剧里的主题曲,名字是“爱上女主播”不知道大家是否听过。从头到尾都是这首歌陪我写出了以前的每一个字,这几年来,第一次在没有史裕琪的地方,我又哭了,扒在桌上哭得很伤心,还有狠狠地对自己说:“不要再想他。”在异国他张第一次流泪,不是为了想家,不是为了委屈,还是为了我唯一爱过的琪。从我们开始到现在谁也没有说过分手,我和他之间不存在分手。这几天来是大家陪着在回忆着伤心的往事,和我一起感受伤悲,和我一起重温浪漫的点滴,我要忠心的说声谢谢。我和史裕琪的故事除了我们两个,就只有看这些文章的你们知道。我们周围的朋友和同学没有一个人知道。边段地下的感情最终还是见到了阳光,得到了你们的肯定。我所指的完整的女孩是指我完整的拥有他的爱,拥有完整的爱难道不是一个完整的女孩吗?
   我是为了写出我和他的事才上天涯,甚至这个ID最初也不是我的。所有的事写完了,也是我离开的时候了。最前面我说不知道大家会怎么评价像我这样的一个女孩,是因为我觉得自己是自私了,史裕琪为了我的幸福作了那么大的牺牲,尽管自私并不是我主动。我不想说他的决定是不是正确,我也不想说他现在在我心里是什么样的一个位置,我相信你们都明白.........
  
  
  

[ Last edited by 情狮 on 2005-9-22 at 16:24 ]

该用户从未进球

元老

心经居士

Rank: 32Rank: 32

6962

帖子

52

主题

370 小时

在线时间
积分
22818
身价
0 万
五湖废人 发表于 2005-9-22 19:11:46 | 显示全部楼层
看一下
近世进士尽是近视
昔时西施喜食稀屎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